【港口故事】我与师傅“老沙”“莫哥”的故事

  我叫滕骏,2008年来芜湖港工作,现为港口芜湖公司芜湖港务公司场桥司机。十二年来,我先后从事两个岗位工作,分别师从“老沙”“莫哥”两位师傅,师傅的言传身教,对我影响颇大,让我深切感受到港口这个温暖大家庭。我与师傅“老沙”“莫哥”的故事说来话长。

“老沙”:干一行爱一行 

  我进港从事的第一个工种是内燃叉车司机,第一位师傅叫“老沙”。老沙当年40多岁,为人和善,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。面对叉车岗位知识技能一无所知的我,他不厌其烦地教我怎样踩油门、刹车、起升、下趴等一系列操作。在“老沙”悉心指导下,我很快掌握了基本技能,可以独立完成生产任务。
  记得我第一次单干那天,是作业海螺水泥装卸水泥大包。夏天的仓库又热又闷,水泥大包粉尘较大,我认真细致地操作叉车作业每一件水泥大包,从上午到下午,终于卸完4车货。由于技能不熟练,导致摆出的大包不符合现场理货要求。关键时候,“老沙”二话不说,立即开着叉车帮我重新整理,我看着“老沙”游刃有余地操作叉车,将一个个水泥大包规范整齐地落场,有点泄气地想:“哎!我是不是不适合这工作?这点小事都干不好!”
  “老沙”忙完后,走过来递过我一瓶水说:“第一次嘛,都这样。我当年还没你干得好呢?那时我师父天天都骂我。”我抬起头看着“老沙”说:“师傅,那你师傅呢?”“退休了,退休前他经常跟我说,要干一行爱一行。既来之则安之。小伙子你还年轻。以后就明白了!”老沙喝了口水说:“走吧,去洗一洗看你一头灰。晚上去我家,让你师娘给你做几个菜,咱爷俩喝一杯!”从那时起,师傅那两句“干一行、爱一行;既来之、则安之”一直影响我到现在。

​“莫哥”:与港口荣辱与共

  随着公司集装箱业务发展,我被调到集装箱操作部,成为一名场桥司机。操作部为我指派了第二位师傅“莫哥”。“莫哥”仅比我大2岁,不苟言笑,总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。第一次上吊机,我吓得腿直抖。毕竟第一次在十几米高的操作室里作业,总觉得没有地面踏实。“莫哥”看我害怕成这样,关切地让我蹲在驾驶室地板上,手扶稳把手,让我别往下看,就盯着堆场。蹲了半小时,我发现腿居然不抖了,也敢尝试坐在驾驶座上动动操作手柄了。“莫哥”认真严肃地传授操作技巧:“开吊切记8个大字‘眼随关走、瞭望四周’。下吊具时,要集中精力,注意场位周围环境,接近箱体降低速度,轻拿轻放。”然后“莫哥”握着我的手,帮我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吊作业。
  快到午休时,“莫哥”和我一起下吊。下了一半,又来了一部卸箱集卡。由于临近饭点,集卡司机面露难色。“莫哥”对我说:“你去食堂帮我打一份饭,我一会就到。”说完返身上吊钻进操作室开始装卸作业。20分钟后,“莫哥”来到食堂,在我身边坐下开始大快朵颐。我悄悄地问他:“莫哥,都下班了,吃个热饭再回去开工不一样吗?”“莫哥”抹了抹嘴油星子说:“这样的话要耽误十几分钟,人家驾驶员要等到下午1点再去提空箱,又要等1个小时。这么一来他起码下午3点以后出港,这可要耽误司机时间,也会影响港口声誉哎!我们可是安徽枢纽港呢!”“哦。这样啊!”我认真地点了点头,心里对“莫哥”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  “莫哥”看我这样笑呵呵地说:“我们单位就好比一艘大船,它是要驶向远洋的。我们每个人在这条船上,荣辱与共。一颗小小的螺丝钉,都可以决定这条船航行的距离。我们都是组成这艘大船的小小螺丝钉,是吧。休息下,下午你来干几个箱子!”说完“莫哥”拿着餐具起身走出了食堂。我跟在后面细细地回味那句“荣辱与共”,顿时充满干劲,直到现在那四个字一直激励着我。
  十二多年过去了,港口也从小到大,从当初的年集装箱几十万标箱,到2020年的110万标箱,港口面貌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原来粉尘仓库变成了绿色整洁堆场,集装箱三期也正在加快施工进度。“老沙”退休了,“莫哥”也回老家结婚了,而我也从一个萌新成长为独当一方的港口设备操作“干将”,当初一名懵懂学徒的我,现在也开始带徒弟了。我们港口有无数个“老沙”和“莫哥”这样的师傅,他们正是支撑我们青年员工不断前行的动力。正是有这样的师徒传承,一代又一代的港口人,他们秉承信念,忠于企业,爱岗敬业,我们的港口才能逐步壮大,共同推动芜湖港这艘巨轮不断驶向远洋。